Venture Capital Media
复旦毕业后开了近100家影院,他想做电影院行业的“网鱼网咖”

1989年出生的杨轶从复旦毕业后便进入到创业者的队伍中。

  在这之前杨轶有过一段“找自己”的过程。大学时代他有过N段实习经历,涉及咨询、拍卖、人力资源、电商等诸多行业。在创业公司的两段经历让他决定毕业就出来创业。

  和多数毕业即创业的人相比,杨轶是幸运的。2013年,他创办的“池夏自拍馆”曾是上海著名的网红店:一百平米左右,提供专业的摄影器材和布景,普通消费者可以“一键出大片”,开业两个月就收回成本。

  第一次创业让杨轶很快尝到甜头,紧接而来的是,杨轶发现这个生意更像一个“快闪店”,天花板并不高,客人多是尝鲜,尝完之后的生意如何延续,是摆在杨轶面前的问题。

  杨轶自称是个挑剔的消费者,很容易就能看到现有商业形态中有待改善的部分,几次影吧观影的体验让他察觉到可以优化的商业模式。

  传统影吧多是个体经营的小店,选址通常在居民区,版权问题无法解决、低龄化的主题式设计使其看起来更像是90年代录像厅的升级版,甚至一度有“炮房”的污名。

  2013年,他和合伙人创办萤石私人影院,和市面上多数的影吧的不同之处在于,设计上摒弃主题式装修风格向“专业感”靠拢,选址全部位于核心商圈。

  经过几个大版本的迭代以及和百视通的战略合作萤石私人影院升级为极光点播影院,目前极光点播影院已在上海、南京、重庆开设5家直营店,其他城市的加盟店铺超过80家,已有30余家落地开业,其中80%以上选址在购物中心,200-300平米承载8-20个包间,按照时间收费,客单价一场电影下来人均约为80元。2017年2月,极光点播影院拿到个人投资者的600百万天使轮投资。

  点播影院行业仍有红利

  这几年国内的电影票房突飞猛进,每年保持较高的增长率,实际上依然在挖掘存量市场,银幕数量的拉伸和国产保护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上映的“同步片”依然无法满足观众日益增长的观影需求。

  与院线相比,点播影院却是块增量市场。杨轶告诉小饭桌,全国范围内位于民宅、写字楼等不符合经营性场所的影吧全部算上,这个数量已经超过1万家。近几年,这些观影体验更舒适、私密的“小包间们”迎来了一波小高潮,不仅传统电影院开始推出更加精细化运营的VIP小厅,在线视频网站爱奇艺、暴风也在这个领域均有尝试;资本市场上,如IDG、赛富这些美元基金也投资了一些点播影院连锁品牌。

  杨轶向记者分析了点播影院的市场规模,微观上看,以上海为例,约有250家点播影院,在不能播放院线同步片的前提下,每家年收入约为80万,粗略统计仅上海就有2亿。极光门店会持续邀请路过的自然人流进店进行15分钟的免费体验,经过长期的观察得出对各地行业渗透率的大致预期。杨轶和他的团队认为点播影院行业在消费者中的渗漏率现阶段还比较低,可能仅有10%。而随着政策的放开,二轮院线将出现一波红利,预计市场规模约为一轮院线的20%上下,宏观上看是个至少百亿规模的市场。


  反映在运营数据上,杨轶告诉小饭桌,目前来极光消费的典型用户为情侣、带小孩的家庭用户,其中会员用户在一线城市约占30%以上,二线城市有的可以达到50%,首次消费复购的用户超过60%。

  谈到壁垒,杨轶认为除了先发优势外,打造品牌是后边的战略的重中之重,“这是个重运营的行业,技术和设计层面并非最重要的壁垒,就像星巴克的品牌壁垒由每一个细节构成一样,开放加盟也是基于此,希望足够多的门店把极光的品牌形象植入到消费者心中,未来也会尝试演出、体育赛事直播等新的场景”。

  谈及加盟,杨轶介绍,以开一家200平米的店铺为例,加盟费用6-8万(此外还涉及一部分押金)并收取单店收入5%作为服务费,单店成本100万左右,回收周期约为1年,加上这种类型的业态是购物中心希望引进的“导流型经济”,与购物中心有议价权,和餐饮相比租金约为其三分之二。